微風把消毒水味從剛從醫院出來的阿米身上吹散,卻仍然不難聞到那淡淡的味道。
她看著手上的報告,除了苦笑還是苦笑。她不知道為什麼,為什麼到了這個地步她還是選擇相信這是上帝給她鋪好的一條路,即使不知道為什麼,她還是這麼堅信著。


人來人往的馬路上,陽光稍嫌刺眼。她抬起頭伸手遮住朝她襲來的光線,嘆了一口氣。
怎麼自己到了這時候,還是能夠這麼的不緊張不害怕,甚至從容的去面對發生在她身上的這一切?
若是換作旁人......大概就上演了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戲碼了吧......


她伸手掛上耳機,耳邊傳來熟悉的旋律
「 Baby I don't care if you got hurt if your heart
All I really care is you wake up in my arms 」
她抬眸,對上對面一雙明亮的雙眼,對面那人帶著帽子和口罩,把自己掩的牢牢的,目光卻直勾勾的盯著她,讓她被看的有些不舒服。

等到綠燈時,她朝對面走去,而那人也朝這個方向走來,她不禁一怔,不由自主的加快腳步。
就在他們擦身而過之時,那黑衣男子唰的把她抓住,越過了馬路。


「呀!你是誰啊?幹嘛......」
她破口大罵,只見她話音未落,那男子就又把她拉進空無一人的小巷裡,捂住她的嘴。
「那麼大聲是想害我被發現嗎?」男子拉下口罩,露出白皙的臉後讓阿米嚇了一跳。
「你......你怎麼在這裡?」閔玧其皺眉,餘光瞄到她手上的檢驗報告
「我才要問你為什麼從醫院出來吧?」

她心虛的把那張紙塞到身後,支支吾吾的說「沒什麼啊。」
閔玧其瞇起了眼睛沒有說話卻突然逼近她。一手撐著牆壁,慢慢的...離她越來越近......


「你幹嘛...呀!還給我!」趁她不注意時,閔玧其用另一隻手把檢驗報告抽出來。她跳呀跳的,想把他搶回來,無奈她的身高實在是沒什麼優勢......
反觀閔玧其,當他拿到那張紙,看到上頭的結果時,他一愣,呆呆的看著,過了約莫一分鐘他才回過神。


「妳......」他冷冷的語氣不禁讓她一顫,她撇過頭不看他,後退了一步。這時的他,令人震懾的不敢直視。他見她不回答,再度逼近她。



「方阿米,回答我。」
「妳...得了血癌...?」



她的瞳孔閃爍了一下。在閔玧其發現她得了癌症時,她卻異常平靜。
「是。我得了血癌。」她直視他的雙眼,卻在他眸中發現一抹緊張感。他把目光斂了斂,把報告還給她,沉靜的問
「智旻知道嗎?」她笑著微微搖了搖頭
「不能讓他知道,他會擔心的。」
「那妳為什麼要讓我知道?」


她頓了頓手中收著紙的動作,笑了下。
「不是你自己看到的嗎?」她抬起頭看向他,眼裡卻有些波光,閔玧其皺了皺眉,伸手想擦掉她的淚,卻被她巧妙的轉頭給拒絕了。他的手凍結在半空中,安靜的看著她。


「總之,別告訴智旻,我不想影響他,你也把這件事情忘了吧。」
「我走了。」說罷便轉身離去,獨留閔玧其一人站在那。他看著她離去的背影,緩緩的靠上背後的牆,他無力的垂下肩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後也轉身離去。



到了店裡後,手機收到通知亮了起來,她疲憊的劃開螢幕
【通知 : 閔玧其已將你加入好友。】
【訊息 : <閔玧其> - 到家了嗎?】

她怔怔的看著螢幕,過了好一會才回覆他
「嗯。」
「不過,你這樣跟我聊天不太好吧?」
「別人管的著嗎?」
她笑了笑,果然跟粉絲們說的一樣,是很霸道的人呢。



從那時候開始,他們就總是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漸漸的,她發現,閔玧其其實比她更需要休息。即使知道偶像是很累的,但她卻真正的了解到他繁忙及累的程度。
忙到天昏地暗的他,總是在半夜才能有閒暇時間回覆她回覆的較頻繁。有時聊到一半,他也會像人間蒸發似的不見,消失的無影無蹤,再出現時就已經是凌晨了。但是他卻還是能夠在固定的時間趕她去休息或是吃藥等等,但是再等她吃完藥休息回來時,他又會消失。


「你很忙吧?」
「嗯。這是廢話吧?」
「難道我不能問廢話?」
「可以。」
「只有妳那麼蠢的女人才會問。」
「..........................................................」
「你在嫌棄我?」
「幸好這時挺聰明的,嗯?」她的眼角開始抽搐
「呀!閔玧其!」

彷彿能看到他在嘲笑她的表情,她漲紅了臉,把手機螢幕關掉,不再看。
「我開玩笑的。」

「生氣了?」

「回我,女人。」

「不回我,那我就消失去了?」

看到這句她就慌張的滑開螢幕,卻不知道該回什麼。她遲疑了一下才彆扭的發出一條訊息。

「我沒有生氣。」

她看著那暗下的頭像,不禁嘆了一口氣,得不到他的回覆,連已讀都沒已讀,該不會真的以為她生氣了吧?
她坐著看著窗外,望著外頭靜好的月色,不禁想出了神。


是什麼時候開始,命運變成了這樣?面對血癌這件事,她還沒有心理準備。喔,不對,怎麼可能對這種事有心理準備呢?當初,是自己沒血沒淚還是結果或許根本就不必擔心?她堅信上帝引領她的路,所以可以毫不猶豫的跟隨著。
但此刻,她卻迷惑了。她不知道自己未來的方向該怎麼走下去,無力感逐漸蔓延全身,她很徬徨。即使壓力逼得她快喘不過氣,但她仍然,活在這世上啊。


【So far away~ So far away~】
她回過神,著急的接起電話緊張的問
「喂?」
「喂?努那?妳怎麼了?」智旻稍嫌低沉的嗓音從那頭傳來,疑惑的問道。
「蛤?什麼?哦......我沒事啊。智旻怎麼突然打來啦?」一聽見是智旻的聲音,她不禁放鬆了下來,心裡卻有一股失落感,就連她自己也覺得莫名其妙。


電話那頭沉默了好一下才再次開口
「努那。」
「妳在等玧其哥嗎?」
「咦你說什麼?」她怔了一下
「妳,在等玧其哥嗎?」加重了語氣,他低沉的嗓音透著些許冷漠,讓第一次聽到他這樣的方阿米有些嚇到。
「智旻,我不......」當她正要開口的時候卻被朴智旻給打斷。


「只要告訴我是不是!」他無法控制的低吼,讓電話這頭的阿米愣住了。
她聽到那邊從吵雜變得安靜,她什麼話都沒說,瀰漫在他們之間的只剩一股尷尬的寂靜。她聽著他低沉的呼吸聲及一聲懊悔的嘆息,她咬著下唇,內心慌亂的不能自己。最後她什麼都沒說的把電話掛上,難受的扶著額頭。



在等他嗎?她也不知道。
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已讀的訊息,她回想起這幾個月她和閔玧其的變化。
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已經習慣了他的陪伴?總是冷淡的提醒著她多休息,無奈的聽她的胡言亂語,甚至和她拌嘴最後再忍受她的小脾氣。
她知道閔玧其不善表達,總是用和別人不一樣的方式在關心她,照顧她,陪伴她。即使那方式是稍嫌冷漠的,又或許是百忙之餘快速打出的一句話。
她也會為了他的疲憊熬夜而生氣,會為了他和女星的接觸而冷漠,卻從來不讓閔玧其知道。


她不是他的誰,他更沒有必要來這麼關心自己。所以他能夠對她這樣,她很感激。
這是什麼感情,方阿米不是不知道。但是就像她說的,他是防彈的閔玧其。是那個走在尖端的閔玧其,是高高在上的閔玧其,是被阿米們捧在掌心上的閔玧其,是......朴智旻那麼崇拜的哥哥閔玧其。
若是這時候自己坦白了一切,那這一切是不是都會化作泡沫消失?他的前程,他的未來,他的粉絲,甚至他的弟弟。

她不是他的誰,所以,她不可能這麼做。就算心裡的喜歡有那麼多,也不可能多過全世界的阿米以及與他如此親近的弟弟。



她看著智旻剛傳來的訊息,閉上了眼,心裡隱隱作痛。

【努那。明天,談談吧。】


看來...最後還是傷害了她最不願意傷害的那個他。

----------------------------------------
潛水的該出來了
_流星
創作者介紹

流星的小宇宙

流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99賴阿米
  • 開虐啊 潛水的出來了 我打算重頭再看一次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太久沒看快忘記了
  • 真正的虐還沒出來呢哈哈
    快看吧~~~

    流星 於 2016/12/10 21:2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