閔玧其望向一旁無限美好的景色,他曾經聽過方阿米跟他提起,她和朴智旻相遇的時候,好像就是在這裡吧,漢江。
他走上前去,坐在長椅上看著漢江,剛才方阿米離去的身影還深深烙印在他的心頭上,隱隱作痛著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升上一股煩躁及無法言喻的愧疚感,他頭一撇,看著身旁空蕩蕩的位置,好像心裡哪一部分也空了沒辦法填補。

「所以說啊,我就是在這裡跟朴智旻認識的哦,他當時啊ㅡ」
方阿米滔滔不絕的嘴巴突然被一隻溫暖又瘦長的手摀住,她皺著眉頭轉頭望向一旁的始作俑者,賭氣似的在他的手掌上咬了一口
閔玧其沒有什麼表情,只是看了一下她之後把手放下,沒再摀著,只是唇邊的笑意早已藏不住
「閔玧其,你幹嘛阻止我說啊!」
不滿的情緒寫在臉上,而閔玧其看的一清二楚 ,這樣子因為小事情就被氣的雙頰鼓鼓的,又噘著唇的樣子真的是可愛極了,讓人忍不住就是想逗逗她
閔玧其把身體輕輕的朝她靠去,把她困在自己的雙臂之間,這一會兒,她的臉果然又紅了

啊,真是太可愛了!

他看著方阿米,只是微微的偏著頭,視線落在她的眸裡,唇角的弧度越來越明顯
看見他這麼不懷好意甚至是得意的樣子方阿米就不爽,每一次他們之間,好像自己總是被閔玧其調戲的那一方,從來都不曾有過一次,她調戲閔玧其的時候
「幹嘛啦!」沒好氣的說著,雙手用力的推著眼前人的胸膛
奇怪!這人不是平常吃的挺少的嗎?身材那麼瘦弱,為什麼力氣還能那麼大啊?這世界還公平嗎!

「妳剛剛叫我什麼?」閔玧其挑眉,臉又朝她更近了些,現在她都能看見他眼中那個臉紅的自己了
方阿米癟著嘴不說話,不過就是叫了聲閔玧其嘛,有必要這麼記仇嗎
還在默默抱怨他的時候,突然身體上的重量變多了,脖頸間也感受到熱氣
她愣愣的任由閔玧其抱著,雙手也環上了他的頸間,在他的脖子旁刻意的像撒嬌般的磨蹭了下,分不清楚讓自己離不開的是他身上的香水味還是屬於他自己的清爽的味道
「我不想聽妳講其他男人。」
「就算那人是智旻也不想。」

聞言方阿米輕笑了聲,猶如鈴噹般輕脆的笑聲傳入閔玧其的耳裡,如沐春風
她的手撫上閔玧其的頭髮,順了順,唇邊寵溺的笑意不減
「在吃醋嗎?」
「嗯。」

意外中的聽見他不否認的回答,方阿米又愣住了,從來沒有承認過自己吃醋的閔玧其,現在卻像隻小貓般賴著她,撒嬌般樣子的只是因為吃別人的醋了
就像貓咪看到主人有新歡後想爭寵的樣子,這可愛的模樣不禁讓方阿米失笑

好像,又更喜歡他一點了呢。

閔玧其沉重的嘆了口氣,撓上自己的頭髮,回憶層出不窮而他內心也跟著記憶,一層一層被剝開,看見了自己最真實的那個樣子
感受到身邊的椅子又坐了個人,閔玧其聞到了熟悉的味道,只是輕笑了聲並沒有轉過身去看他
視線裡突然出現一隻手遞了東西過來,閔玧其沒有說話,毫不猶豫的接過來就打開喝了下去
稍嫌苦澀的泡沫在他嘴裡肆虐,嚥下喉嚨的那一刻,彷彿所有痛苦的事情都能隨之而去
握著啤酒的手慢慢的收緊,閔玧其看向一旁的朴智旻,他手上也拿著一瓶啤酒,只不過還沒開
朴智旻從來不是那種會自己主動喝酒的人,以前慶功宴時,別人催酒他頂多不過就是意思意思的酌了一小杯,從來就不會多碰,因為他討厭。

「想說什麼?」
打破寂靜的聲音似乎有些冷靜,閔玧其淡淡的晃著酒罐,同時朴智旻也打開了啤酒罐,啵的一聲像是打破了他們之間太過的尷尬,仰頭就是一灌
閔玧其看向朴智旻 ,不禁失笑
「你有什麼好不開心的,智旻?」
朴智旻沒有說話,只是抿著唇任由啤酒的苦澀在嘴裡蔓延。

「知道嗎?我從來就沒有這麼討厭過自己,為了她我變得不像我了,可是我還是很心甘情願,即使她一開始身不由己,可是連我自己都驚訝我願意在她身後追著她跑。」
他又灌了一口酒,然後淡淡的說
「在我最難受的時候,是她一直陪著我,給我信任,從頭到尾不問一句事情的經過就願意這麼義無反顧的相信我 ,是因為她,所以在我一片黑暗的世界裡才會出現一道光,讓我能與所謂的愛情接上軌」
「這麼說好像很不符合現實又太狗血,可是真的,是她讓我知道愛人的感覺。」

閔玧其平靜的聲線聽起來沒有任何多餘的感情,但在朴智旻耳裡,他卻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他對她付出的真心,所有的真心。

「是她讓我能有那麼一次,在別人面前不用偽裝自己很堅強,也不用強迫自己振作,在她懷裡,那是我唯一能放任的地方」
閔玧其知道說這些話,朴智旻一定會很受傷,心裡的痛或許是他根本沒辦法想像的,他也從未想過要讓朴智旻受到那麼深的傷害,可是至少在這部分,他不想讓步,就算那人是他最愛的弟弟,也是一樣。

「玧其哥,姊姊是真的愛你」
朴智旻艱澀的吐出這句話
明知道是現實,可是為什麼在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心裡還是難受的好想哭?
好想失聲痛哭,不想再顧慮那麼多
明知道是現實,可是為什麼在聽到這句話的同時,閔玧其的心裡卻緊的不像話,耳邊總響起她問的話
「在你眼裡我是這樣的人?」

果然是自己傷害了她。

「她…惡化了,可不可以...不要這樣對她?」
「明明這樣是你們在互相傷害,是最在乎的彼此啊,哥,我知道她痛但你何嘗就不痛?」
閔玧其深吸了一口氣,想平復心裡快溢滿的情緒,可是在他聽見她惡化的那一刻,時間彷彿都靜止了。

為什麼自己都沒有想過?為什麼自己那麼遲鈍?
方阿米病情惡化,心裡一定不好受,在這種最需要別人陪伴的時候,卻又看見他在直播裡說的話,一定很不安
為什麼沒有想過這些?卻對她說出了那些傷透她心的話
在說出口「為妳和朴智旻著想嗎?」的時候,只是覺得自己不該這麼衝動
卻沒有想到這句話的背後,以及她這麼做的原因
都是因為自己沒有好好的去主動關心她,總是述說著自己的事情,卻忘了她
到底該有多不安,有多失望,才會說出那傷人又傷己的話。

跑過無數個街燈,腳上彷彿已經被許多隻手拉住,但閔玧其不顧腳的負荷以及沉重,他使力的向前跑著,他擰著眉,心裡懊悔不已,喘著氣漸漸停下腳步的那一刻抬頭一望才發現那扇正方形的窗戶早已是漆黑一片
是睡了吧。

閔玧其失望的轉身離去,卻在轉過身的那一刻看見了他著急的想見的人。
方阿米皺著眉頭,眼前的人粗喘著氣,是為了找自己嗎?
但也是他說她喜歡朴智旻的,是他執意誤會她的
心裡的酸澀,難受感以及看見他時,那自己都覺得自己很沒矜持的喜悅感油然而生
又愛又恨的他,在傷了她之後卻又能因為一點小舉動而感染她的心情,就像此刻,她是極力忍著不衝上前去好好的抱抱他的。

兩人互看著,似乎不需要對白,夜晚的蟬鳴總是格外的擾人,但閔玧其卻慶幸這時四周並不是鴉雀無聲,免了些尷尬,更少了些緊張
閔玧其走上前一步,卻在跨出那一步時,方阿米後退了一步,她鞋跟踩在地上的聲音深深的撞擊進閔玧其的心裡,狠狠的,像是扇了自己一巴掌。

錯愕的抬起頭,方阿米也沒想過自己會有剛才的舉動,不想避開他,可是心理和身體卻有點不受控制的這麼做了,是因為不想再被他鋒利的言語刺傷。
一望進閔玧其的眸中,她意外的看見了他從來沒有過的,後悔的眼神。
方阿米咬著唇,撇開了頭,不想再看到那會讓自己動搖,把持不住的面容
都是因為他,方阿米所有的驕傲和自信都會在他的柔情與霸氣之下化作一灘水
這並不值得驕傲,因為現在,她無法否認的,她仍然沉淪於他眸裡的那片汪洋。

「對不起。」
漸漸發白的唇有些僵硬的吐出這三個字,方阿米顫了一下,她知道閔玧其是多麼高傲的人,就算當時的風波也沒有讓他能夠開口說出一句抱歉
可是他現在在她面前,說了這樣的話
他把她看的比自尊心還要重要。

銀白色的月光,銀白色的雪地
方阿米看到閔玧其眼角的淚光不禁走上前,伸手就想把他擦掉,閔玧其反握住她的手把她攬進懷裡,兩個冰冷的身軀在冬天裡卻因為對方而慢慢升了體溫
「我只是不想看你流淚。」
「那就原諒我。」

一如往常的高傲,但面對她時他似乎只有低聲的份,不是因為受制於她,而是他願意。
他願意拿出很多,只為了她。

「原諒我好不好?」
再一次低聲下氣的哀求她,閔玧其知道,沒有這個女人,他的生活或許就不會有那麼多的幸福和幸運
是他做錯了,他不該誤會她,不該對她說出這麼傷人的話,不該對她這麼沒有信任。

意料之外的,方阿米輕輕的推開了他,他發現她的眼角也同樣的噙著淚,天曉得她那麼愛哭的女生,到底是怎麼忍住的
這次換閔玧其,伸手抹掉了她流下的淚痕,手輕輕的撫著她的臉,心疼又不捨,但同樣的他內心也充滿了不安

「來不及了,閔玧其。」
「但我還是好愛你,怎麼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流星 的頭像
流星

流星的小宇宙

流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