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在這陌生的一切裡宋妍羲唯一熟悉的就是金泰亨。
進到BIGHIT之後因為身旁有兩位重量級人物幫她提行李,所以在走廊上總是一直被注目著,不少閒話也就這樣傳到宋妍羲耳裡,她無視她們的話,聳了聳肩卻突然停下來,後面那兩個男人也因為她的停頓而被嚇了一跳,往後退了一步以免撞上。

在金泰亨擔心她是不是生氣的時候 宋妍羲突然轉過了頭,臉頰上有些緋紅,她尷尬且欲言又止的樣子讓兩人看了不僅心急又有些好笑
「幹嘛突然停下來?」
金泰亨挑著眉似笑非笑的問,旁邊的朴智旻也勾著嘴角
「那個…我現在應該要去哪裡啊…?」雙手在背後交叉緊握著,即使尷尬不想讓別人知道卻還是被眼尖的朴智旻發現了
「既然是被選上,那先去4樓找PD nim吧。」
朴智旻斂起笑容,聲音變得有些平,不像之前她所聽到的那樣萌萌的奶音
「好,謝謝。」
宋妍羲快速的小跑到他們身邊把所有她的行李都接過來正準備走人時,手腕卻被某人抓住
「呀,這是要去哪?就算要去找PD,東西那麼多還是我們先幫妳拿吧?」
在他的手要伸過來要接過行李那一刻,她的手卻比金泰亨的快了一步
「不用了,我自己來就行。」
她撇開頭,把臉背向了剛走過去的兩個女孩,金泰亨沉默著,看著她固執的態度不禁無奈的嘆了口氣,雖然知道她的想法跟顧慮,可是卻有種她變得不是她的感覺
很強烈的感覺。
「好,那妳小心,妳手機應該還是沒變吧?」
話音未落他就從口袋裡抽出手機,迅速的在上面打了一串號碼後按了播出,過沒多久便聽到另一方的手機鈴聲響起,金泰亨笑了下
「有事情隨時找我,先走了,掰。」
宋妍羲咬著下唇看著他「掰。」
隨後金泰亨就勾著朴智旻走人,在經過她身前時,宋妍羲看見朴智旻又回復了那個足夠溫暖冰山的笑容,以及沒有被金泰亨聽見的。

「掰掰,Fighting。」
「謝謝,掰掰。」

朴智旻朝她比了個加油的手勢後就被金泰亨拖著走了,看著兩人吵吵鬧鬧的背影,宋妍羲出了神,過沒多久回過神後深吸了口氣。
是因為在BIGHIT嗎?總覺得連吸進去的空氣都無比的沉重。

//

叩叩。

得到應許後,宋妍羲小心翼翼的推了門進去,映入眼簾了是許多製作音樂所需要的器材,雖然多卻不會很雜亂,乾淨整齊的擺放著,而不會太過鮮豔也不至於太過樸素的室內裝潢讓宋妍羲忍不住暗自讚嘆

果然品味不一般啊…

「你好,我是被通知要來參加徵選的宋妍羲…」
眼前其他人所說的PD這時才抬起頭來,宋妍羲愕然的發現他竟然就是上次試鏡時的那位評審,倒抽了一口氣後,她眨了眨大眼睛,想試圖讓自己看起來不要那麼慌張。

鎮定點啊…鎮定點…宋妍羲妳平常可不是這樣的。
可是看到他那張冰塊臉宋妍羲就一整個欲哭無淚啊!!
怎麼就會是他呢?

「坐吧,我告訴妳一些關於徵選的注意事項。」他銳利的看了宋妍羲一眼後就從他旁邊的抽屜裡拿出了一份資料夾,宋妍羲安分的坐好在椅子上,氣氛緊繃到好像她一鬆懈下來PD就會叫她滾蛋似的。
PD看了一會資料後抬頭發現神情緊張到冒冷汗的宋妍羲,輕笑了聲後把資料遞到她面前
「妳可以不用那麼緊張 ,我不會吃人。」聽到這句話,她才放心的垂下肩膀但仍然做得很挺直,這一放鬆,宋妍羲才發現剛剛自己坐的有多僵硬,肩膀跟背實在是有些痠痛。
「請妳詳閱這份資料,裡面有詳細的說明在徵選時應該注意的事項還有徵選時間。」
「距離下一次徵選的時間還有一個月左右,我記得你是釜山藝高的,在徵選時看過妳,資質還不算太差,練習起來應該不會太吃力,所以一個月應該足夠妳準備了。」
「徵選項目主要有舞蹈、唱歌這兩項,要自彈自唱也可以,唱藝人的歌或是曲子是自己做的也行,在公司裡總共會有兩次的徵選,如果沒有徵選上那就要請妳立刻回家。」
說到這裡 PD的神情立馬變得比剛才還要嚴肅了一些,宋妍羲調整了一下坐姿,伸直了背
「但如果兩次的徵選都通過的話,就會正式跟我們簽約變成練習生,應該沒有異議吧?」
「至於練習生的部分,就等到妳真的選上了,會有人再做進一步的解說。」
「這些是稍微讓妳了解一下,詳細的內容妳還是要看一下資料。」
「另外 ,在徵選前不會有專人指導,這點請你自己注意。」
等到他不再說話一段時間過後,宋妍羲才完全明白過來,她抿著唇點了點頭
「是,我知道了。」
低頭看著手上那一疊資料,宋妍羲複雜的內心戲又開始上演,看著她良久,PD推了推鏡框,躺回椅子上後輕鬆的說道
「妳今天就先好好休息吧,妳住的地方等等會有人帶妳去,距離公司不遠,明天開始妳就可以到公司來練習。」
宋妍羲低聲的應了聲,起身準備離開

「加油,要相信自己能夠做到。」
「既然都不畏懼的來到這裡了,那就沒有什麼好怕的,放手去做就對了。」

宋妍羲此時握在門把上的手卻因為他這席話而停止了動作,當她轉身再次望向他時,卻只看見他又低著頭處理自己的公務,她緊抿著唇轉身毅然的離開了辦公室。

//

「宋妍羲xi這就是妳住的地方,從這裡步行到公司只要5分鐘的路程,剛剛帶妳過來妳應該還熟悉路吧?」
上次那位把她留住的,看起來精明又幹練的女助手此時正微笑著帶她到了新住所
「嗯我還記得,謝謝妳。」把行李從她手上接過,隨手放在了客廳的地板上,轉身又對上她注目的眼神
「妍羲xi,明天開始妳就可以到公司開始練習,一個月過後是第一次徵選,請妳做好充分的準備,至於練習時間就請妳自己抓了,不過提醒妳一下練習中的態度以及行為舉止等等,都有可能會影響到徵選時的評分標準。」
等她劈哩啪啦說完一大串後,宋妍羲吞了口口水,露出勉強的笑容
「是的,我知道了。」
「那就請妳今天好好的休息,我先走了。」

帶著微笑關上門的那一瞬間,宋妍羲斂下了笑容坐回沙發上,嘆了一口氣把資料拿出來看
沒想到徵選要注意的事情還那麼多啊…看來自己似乎還得加把勁才行…要是被淘汰掉了,那就枉費自己的心力以及時間了,所以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她紮起隨意的馬尾,打開記事本,在上頭開始排滿了練習時間以及飲食管理的方法還有作息等等,寫著寫著,總覺得自己的時間都被充實了,她滿足的拿起記事本後笑了出聲,這時手機震動了下,她皺著眉放下本子,滑開螢幕

「宋妍羲,fighting!」
她看著傳來訊息的那人,沉默著,愣愣的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回應,直到另一封簡訊把她給拉了回來
「妍羲xi,加油哦。」
陌生的電話號碼,不陌生的台詞
似乎,在哪聽過呢。

眨著眼盯著眼前陌生的電話號碼傳來的簡訊,雖然不知道到底是誰,但是憑著心裡莫名的信任感以及熟悉的語句,宋妍羲露出了笑容
怕什麼呢,不是還有這麼多人在支持我嗎,既然是已經決定好的事那就不要後悔放手去做吧。

鈴聲響起,宋妍羲瞥了一眼畫面上顯示的名字不禁一愣,上頭的名字刺激著她的眼睛,有些微的刺痛感,不知道到底過了多久,一世紀?又或是一分鐘?不管多久,最後她還是接起來了。
抿著唇她沒有說話,只是用著有些急促的呼吸聲安靜的等待著對方的答話。
「妍羲?」
疲憊的聲音似乎有些被放大,還在練習室吧,隱隱約約能從電話筒裡聽見微弱的歌聲 。
「嗯是我,怎麼了?」
「妳在宿舍嗎?」
「在。」
「那太好了,妳可以出來一下嗎?到漢江來。」
有些無力可是仍然藏不住他雀躍的語氣,能夠想像他此刻臉上的笑容,又是那樣的光彩奪目吧,可是聽見這個提議的宋妍羲卻遲遲沒有說話,她拿開手機看了下時間
「可是現在已經十二點半了…你ㅡㅡ」
「妍羲,出來好嗎?我很想跟妳聊聊。」

是自己表現得太明顯嗎?因為還沒辦法獨自面對他,所以不想單獨見面;因為還沒辦法整理好自己的心思,所以不想見面;因為不想被他看出來自己其實很在意,所以不想和他見面。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宋妍羲知道她這麼做肯定會傷到金泰亨,可是,她是真的還沒有辦法 。但是在聽見他和過往一樣認真的聲音時,她卻仍然為了他而改變自己的決定
「好。」

穿著薄薄的針織外套,宋妍羲倚著欄杆望著漢江的湍湍流水,明月映照在水面上,點點星光高掛在夜幕,水波是把它弄得更模糊了,但在這麼暗的地方卻遮不住它如希望般的耀眼。
風有點涼,吹在臉上有一種壓迫感,使人心臟無法承受的壓迫感。
這一切的一切 都讓她想起了三年前的那個晚上。

眼神很迷茫,思緒更是亂的一團糟,不知道等會看見他該怎麼開口,或許說句「好久不見」?
的確是很久不見了,但是為什麼覺得就連這幾個詞都如此沉重的讓她說不出口呢
「妍羲。」
低沉的嗓音響起,宋妍羲轉過身便看見他站在自己的前方
這三年不見,看來又長高了呢,應該也過得不差 ,至少沒有變得更瘦。熟悉的臉龐,熟悉的聲音,熟悉的笑容,淺顯易見的疲憊卻仍抵不住掛在唇邊的笑,宋妍羲也笑了
「泰亨。」
金泰亨也走到欄杆邊倚著,宋妍羲沒有再看他只是繼續靜靜的望著江水,兩人都沒有說話,只剩下涓涓水聲以及橋上車子行駛過去的聲音
「三年了。」
「妍羲,妳過的好嗎?」
宋妍羲的身子明顯一愣,不知道為什麼,在他來的那一刻她完全不覺得緊張,心裡反而很平靜,甚至有些淡然。到底為什麼,她也不明白,她勾起一抹笑
「我很好,你呢?」
話鋒一轉反而換金泰亨說不出話來,他只是苦笑,轉過頭望著宋妍羲的側顏,此刻他只想好好看看他一直想念著的她
三年了,他已經三年沒有好好的看著她、沒有陪她一起上學、沒有陪她一起放學、沒有一起在自習室讀書到很晚、沒有去她家跟好久未見的叔叔阿姨打招呼,沒有…實現和她的諾言
「妍羲,妳怪我嗎?」
如釋重負的表情說明了這件事情在金泰亨心裡究竟佔了多大的位置,宋妍羲轉頭望著他,看見他眉心緊鎖的樣子,那是只有他在害怕卻不敢表現出來時才會有的表情,宋妍羲伸出手撫上他的眉心,輕輕的撫平
「我從來就沒有怪過你,泰亨。」
「但我們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金泰亨凝視著她,望進她深如湖水的眸底,他抓住宋妍羲的手,她忍不住輕顫了下
「對不起。」
聽見他的道歉,宋妍羲覺得心裡一緊,似乎更難受了。她沒有再掙扎只是任由著他繼續抓著,如果這時候他是一副毫不在意的語氣,或許她更能承受點,至少比現在的情況會來的容易接受的多,但他現在的樣子,卻只讓她覺得更酸澀,不知道該怎麼辦。
「泰亨…真的沒事,我不介意之前的事,所以你也不要一直耿耿於懷,這樣不管對你或是對我,都是一種枷鎖。」
宋妍羲淡然的微笑讓金泰亨知道,她到底受了多大的傷,從一個活潑開朗的女孩變成現在這麼一個成熟穩重的女人,這個轉折點 ,就是自己。
反握住金泰亨的手,宋妍羲定定的望著金泰亨
「泰亨,從現在開始,我們都要好好的,好不好?」

死心蹋地以及青春愛戀,似乎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即使人現在就站在她面前,卻已是時過境遷,什麼都不一樣了
什麼都不會一樣了。
------------------------------------------------------------------
昨天智旻在CH+裡說的話就是我最近為什麼都不更的原因
不過現在好很多了
謝謝大家的等待♡以後會常更的♡
_流星🌸
創作者介紹

流星的小宇宙

流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蓉
  • 加油🌸
    會繼續支持你的🌞
  • 糯米
  • 歐膩要加油哦~
    文真的好好看啊~~期待
  • 熊啦啦貓
  • 來看過版主的文很多次了~
    但是似乎是第一次留言呢~
    版主的文章好多都讓人感觸很深耶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覺得BE比較多((哈哈~
    但還是很喜歡
    這篇的設定也很吸引人~
    所以想留個言支持你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