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妳真的要去啊...?」

宋妍羲坐在床邊整理著自己的衣物,一抬眼就瞥見了室友朴荷歡遞來濃濃不捨的眼神,她朝她笑了笑,沒停下手邊的動作。
就在昨日,經紀公司就給她捎來了電話,希望她能在明晚前到首爾接受訓練,準備參加第二次試鏡。雖然來的很匆促,但畢竟先有心理準備,所以在短時間內就和爸媽以及學校談好了,比較麻煩的大概就剩轉學手續、入學考以及眼前這個麻煩精了吧。

「那...妳和妳爸媽談好了?」她皺著眉頭曲起雙腳坐著
「當然啊,雖然因為是首爾花了我不少時間說服,但還是成功了,嘿嘿。」
「所以說啊...幹嘛放著好好的釜山藝高不唸,跑去唸首藝高啊...」
越來越悶的聲音不禁讓宋妍羲抬起了頭,望著眼前這個把自己蜷縮成一團的朴荷歡,,心裡升起了一股不捨,微微皺著眉,滿滿的回憶在她腦海裡一一閃過,宋妍羲嘆了口氣起身走到她身旁。


「這麼捨不得,那還不好好抱抱我嗎?」


宋妍羲在朴荷歡抬起淚眼時溫柔的張開雙臂,並在下一秒就把她給納入懷中,緊緊的依偎在一起。
因為有朴荷歡,宋妍羲的高中生活才不孤單,甚至充滿了幸福的回憶。
不論是在疲累時,輕輕在肩上幫她按摩著的雙手;或是失眠睡不著時,體貼的一杯熱牛奶;抑或是當課業壓力、人際壓力,許多沉重的負擔都朝她襲來時,用著擔憂的心情給予她安全的懷抱。

會這麼對她的人,就只有朴荷歡。

從來不會嘲弄,從來不會在不該開玩笑時開玩笑,即使經常在嘴上不饒人,卻不會失了分寸,也知道其實對對方來說,彼此都是最重要的。
說不捨,不可能沒有,心裡頭對於要離開的事實其實感到非常複雜,可是她等了這天等了很久,若是錯失了這次的機會,那麼日後就不知道要等到何時了。


「那他知道嗎?」
「......」


假裝沒聽到她說的話,宋妍羲只是更加攬緊了眼前的朋友,在她口中聽到他時,奇怪的感覺油然而升,可是她不願意再去想。
「算了。不管怎麼樣。」
「一定要想我啊,宋妍羲妳這個賴皮鬼。」

「好,我一定每天都想妳。」

--------------------
冷冽的冬風隨著快速進站的列車呼嘯而過,看著螢幕牆上寫著的釜山二字,宋妍羲瞇了瞇眼,那一瞬間,不想離開的心情似乎更加濃烈了,甚至有那麼一剎那,想奔離這裡回到自己所熟悉的世界。她撥了撥瀏海,給朴荷歡一個離別的擁抱。

「好好照顧自己。」

隔著窗戶,朴荷歡憂心的神情毫不掩飾的表現在臉上,宋妍羲只是朝她揮了揮手,淡淡的笑意掛在唇邊卻充滿了苦澀。
列車開始行駛後,宋妍羲無奈的嘆息,心就和列車一樣快速的躍動著,望著窗外一閃即逝的風景,掛上耳機,手機裡頭播放著的是수란的Paradise Go。
療癒的歌聲在此時此刻也沒辦法撫平她內心裡的焦急。

能夠做好嗎?

就算徵選上了第一次的試鏡,可是在16歲的年紀,她知道自己還有很多的不足,也知道這條路究竟有多辛苦、多艱辛,甚至萌生了一種自己根本沒有資格能夠被選上的感覺。
忽然間宋妍羲發現,自己似乎沒有過去來的那麼勇敢了,手指來回的滑動著螢幕上的某個對話框,看著幾天前發來的最後一條訊息,心裡空洞的感覺似乎在把她往無盡的深淵裡拉去。
漫長的旅程讓身心疲憊的宋妍羲眼皮越來越沉重,漸漸的閉上了雙眼,在最後一刻,她只隱約見到了一個帶著帽子的黑衣男子坐到了她身邊的位子後便進入了夢鄉。

「下一站即將到站的是終點站,首爾。請所有旅客在此站下車.....」
迷迷糊糊的聽見車掌的廣播,宋妍羲睜開了睡眼,慌忙的把東西拿上手後就跟著人群走下了列車。
站在月臺上,宋妍羲愣愣的看著上頭寫著「首爾」的大大字樣。


「總算到了呢…」


踏著緩慢的步伐往出口的地方走,在終點站下車的旅客不勝其數,雖然不至於到推擠,可是總是不經意的輕撞到人。
宋妍羲無奈的看著前方的人潮不禁感到黑線,就在此時,站在她前方的男子因為旁邊突如其來的輕撞,頭上的帽子就這樣掉落在地上,看著男子因為旁人的推擠而沒辦法自己彎腰撿,宋妍羲便蹲下了身,在快要勾到帽子的時候,一隻鞋忽的出現在她的視線裡,在她還沒反應過來時,撕心的痛楚就這樣蔓延至全身。

--------------------------------------------------------------------
我最近更的滿勤勞的(?
給我評論啊啊啊啊(敲碗拍桌

_流星
創作者介紹

流星的小宇宙

流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撿屎官
  • 頭香頭香~
    咱們男主角要出現了嗎-v-*
  • Jhooooooooope
  • 好期待錒💋💋
    討厭我的暱稱居然過長ㅠㅠ
    只能改短ㅠㅠ
    版主別忘記我啊😭
  • 訪客
  • 哦哦哦哦!導演啊在最重要的地方喊卡吊人胃口啊😂😂😂期待下一集
  • 糯米
  • 雞米你說你幹了什麼好事!!!
    快說哦(亮刀
    期待期待~~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