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_IMG_1482938733886.jpg864405840

此文章送給所有愛著泰亨的阿米們。

::

看著她瘦弱的身影,金泰亨心裡一緊,步伐緩緩的落在她踩過的足跡裡,彷彿這樣就能撫平他內心不安的感受。

從她故作開朗的語氣裡他聽出來了,那一絲絲的不安、慌張、害怕。就算只是一點點、就算不想被他發現,但是有著相似心情的金泰亨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回答著她一個個的疑問,他知道她內心或許在這一刻早已被侵蝕的坑坑疤疤無法復原,但是他還是回答了。看著韓瑟菲越來越不穩的步伐,即使內心有多麼著急想要衝過去扶住她、抱著她或是牽著她都不行,內心深處極度的渴望著卻被那條該死的理智線牽絆著。

 

「她是個很愛我的人。」

這是事實,腦海裡浮現那位女偶像和自己告白的畫面,那羞澀卻又大膽的表白。金泰亨看得出來,她是真的喜歡著他。

 

喚了她的名後腦袋倏的彷彿知道韓瑟菲要做什麼,金泰亨有些焦急的看著她的背影卻無能為力。

「金泰亨,你聽好。」

拜託拜託妳不要

「我喜歡你。」

 

------------------------------------------------------

 

韓瑟菲遲遲不轉身,她咬著下唇,心裡複雜的感受讓她覺得自己好像再不做點什麼就要死了一樣,她稍稍攏了一下外套,在身後的金泰亨不知道是什麼表情呢

金泰亨嘆了一口氣,心裡知道會有這一天但是他不想來的那麼快、那麼毫無預警,他還沒做好要讓她受傷的準備。

 

回想起和她見面的第一天,這個女孩在他面前沒來由的就流下了眼淚,在他約她出去的時候連自己也都嚇一跳但是他一點都不後悔,甚至暗自慶幸自己當時提出了那個要求。

 

「我們,當朋友吧。」

 

時至至今,金泰亨還沒辦法忘掉當初第一次喊她名字時,心裡的那份悸動。

 

「瑟菲啊。」

 

---------------------------------------------------------

 

「你要回答我嗎?」

顫抖的聲線、顫抖的身體,在這樣冷的天氣裡韓瑟菲卻感受不到寒意,即使身體再怎麼抖到無法自己,她唯一關心的仍然是後方那牽引她內心的金泰亨。

沒有聽見任何回答,甚至走上前來的腳步聲都沒有,韓瑟菲突然恍然大悟的笑了一聲,自嘲的、諷刺的,直直刺進金泰亨的心裡。

她轉過身面向他,嘴角還帶著一抹笑,撞進金泰亨的眼簾卻是無比的刺眼跟刺痛。

「對不起,我忘了你已經有她了。」

「忘了我說的這句吧。」

平淡的說出口,可內心像是千刀萬剮般疼痛到她幾乎快沒辦法呼吸。一直以來她最喜歡的金泰亨、到哪裡都注視著的金泰亨、那個在初雪那天溫柔喚她名的金泰亨,在這邊,卻要變成了別人口中最孰悉的陌生人。

 

金泰亨的眼神暗了暗,緩緩的走向韓瑟菲。他每走一步,韓瑟菲心裡的痛苦就多一分,她想制止自己的眼淚可是卻沒辦法控制似的延著臉頰滑了下來。

金泰亨默默的把自己的圍巾拿了下來緩緩的套在韓瑟菲的脖上,韓瑟菲別過臉不想面對他的溫柔,就是這樣,所以她才會沒辦法克制的愛上了這個對她無論如何都溫柔到底的男人。

「對不起。」低沉的嗓音終於有了回應,可是充滿歉疚及抱歉的回答卻往往不是她想要聽到的答案。

金泰亨望著她,眼神裡滿是複雜,修長的手指撫上她的臉頰然後溫柔的抹掉她的眼淚,溫暖的感覺讓韓瑟菲貪婪的想要更靠近,可是她不能夠這麼做,於是她拿開了他的手,輕柔卻又不捨。

 

 

「我們,不要再見了。」

 

韓瑟菲慌張的抬頭看向金泰亨,卻沒辦法在他臉上讀出任何的想法跟感情。

大概真的就要這樣結束了吧她又悄悄的別過頭,在這一刻金泰亨也頭也不回的越過她,離她而去,留她一人獨自在雪地中沉痛。韓瑟菲轉過身看著他越來越遠的背影,直到看不見他韓瑟菲才像是一瞬間被抽乾全身的力氣一樣跌坐在雪地上。眼裡的淚珠再也沒辦法控制,受到重力的影響似乎落得比她想像的還要更多、更痛了,滾燙的眼淚在她潔白的臉上肆虐,她緊緊的握著那條滿是他味道的圍巾,嘶聲哭泣。

如此寒冬,再也沒有人會來溫柔的喚她的名、溫文的誠心希望他不要傷心難過。

再也沒有人了。

-------------------------------------------------------

 

那天回去之後韓瑟菲就大病了一場,發燒之餘伴隨著的是全身無力及蔓延全身的難受感,這樣嚴重的病讓韓瑟菲不禁疑惑自己會不會就這樣死了?

她看著床邊的窗外,外頭還飄著細細白雪,許多的回憶在此刻忽地全部湧進腦裡。

想起她第一次見到他時就流淚的尷尬、想起他在初雪飄下那天和她變成了朋友、想起他總是偷偷的來到她打工的地方陪她聊上一兩句、想起他不開心時就向她討著安慰的模樣、想起她遇到混混時接到她電話毫不遲疑奔上前的他。

 

為什麼自己會淪為依靠著回憶在取暖的女人?

他的好、他的溫柔、他的義無反顧,或許在自己眼裡是有些不同的感情,但是在金泰亨眼裡可能就只是那樣好朋友的關係吧,好到可以那麼的義無反顧。

在她心裡,他是不同於別人的存在,是那樣她只能夠放在心裡默默愛著卻不能告訴任何人的人。但是她似乎忽略了她在金泰亨心中的地位或許根本就沒有那麼的高。

那這樣受傷害的自己也是活該吧。

 

眼神茫然的望著天花板,韓瑟菲艱難的坐起身來緩緩的拿起床頭旁的手機,雖然頭痛欲裂卻還是忍著痛意在聯絡人中找到了他的名字,她按下通話鍵,緊張的等待著,而回復她的卻是還沒接通的嘟嘟聲。

在她不知道等了多久,久到懷疑金泰亨是不是不想接她電話時,那邊接通了。隔著手機他們兩人都沒有說話,韓瑟菲聽著那邊傳來穩定的呼吸聲,心中的酸楚不禁一湧而上,她開始抽抽搭搭的哽咽起來卻仍然什麼話都沒說,那邊卻傳來了她思念已久的聲音。

 

「瑟菲?」

 

瑟菲。

他多久沒有這樣叫她了?

 

「金泰亨我好想你我真的真的好想你。」乾啞的嗓音讓她講話時都感覺得到疼痛,而電話那頭的人聲音變得有些焦急

「瑟菲妳怎麼了?」

韓瑟菲沒有回應他,可是傾盆的思念以及頭像要炸掉般的疼痛已經讓她口不擇言,只能一股腦的把所有話都說出來

「我知道你喜歡她啊,可是我還是很喜歡你,到底為什麼要就這樣變成陌生人?你真的很討厭,明明是你自己說要當朋友的,可是為什麼連你也要這樣離開我?難道你不知道我很難過很難過嗎,金泰亨你真的是世界上最討厭最討厭的人了……」韓瑟菲雙腳曲起把頭靠在了膝蓋上,頭真的痛到她快沒辦法承受,可是她還是好想跟金泰亨說

 

電話那頭的人苦澀的笑了,果然最後還是變成這樣了………

 

「瑟菲,她很愛我可是我不愛她。」

「我愛的人一直都是妳。」

 

韓瑟菲哭得更用力了,不知道為什麼聽到他說他愛她,卻覺得整件事好像已經到了沒辦法轉圜的餘地。

「可是我不能。」

「妳會找到比我還愛妳的人,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

「我會很擔心的。」

再次笑了,金泰亨知道既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那麼他們兩人之間就真的再沒有任何可能了。她的微笑、她的倔強、她的愛,他都沒有資格再擁有了。

 

聽著耳邊傳來的嘟嘟聲,韓瑟菲抽泣著把電話也掛上,埋頭大哭。

結束了,所有一切都結束了,和他的一切全部都要像風一般的結束了,從此他就要像金泰亨彷彿從來不再他世界出現過一樣的活著,或許某一天他會忽然的思念自己這個投入很多愛情的人,可是就只能在懷念時就此打住。

 

「瑟菲。」

「我愛妳。」

 

 

「妳會找到比我還愛妳的人。」

可是金泰亨,我只愛你啊。

 

END

 

-------------------------------------------------------

這篇完結了,不是大多數人期待的HE

但是我覺得這是最適合他們的結局。

謝謝一直看著韓瑟菲和金泰亨的你們,謝謝你們願意等待這個看似開花卻沒有結果的戀情。

獻給所有愛著金泰亨的阿米們。

 

_流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流星 的頭像
流星

流星的小宇宙

流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