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瑟菲!這裡!」
戴著一頂鴨舌帽的女子聽到聲音後,抬頭看了看四周,眼珠子不停的轉著,最後終於找到聲音的來源後,快步朝他走去。
「你喊這麼大聲是不怕別人發現嗎?」她忍住想罵他髒話的衝動,沉靜的問她身邊全身包的緊緊的男人。


「不會啦!因為是跟瑟菲在一起啊!」金泰亨露出四方嘴的笑容,勾住她的肩膀,親暱的跟著她走,卻沒有發現韓瑟菲的身子一僵,一下子變得不自在。
「什麼爛理由。」她咕噥著,卻不自覺望向他的側顏。
讓阿米們這麼為之瘋狂的金泰亨啊,就站在她身旁呢。果然是具備了當偶像的資質,這小子的皮膚真的好到不行,就連這樣看的側臉、沒有上妝的樣子也都那麼完美。


韓瑟菲低下頭把鴨舌帽壓的更緊了一些,想試圖蓋過她快要讓四周聽到的、自己已經無法控制的心跳聲。
「瑟菲啊。」金泰亨突然認真的喚了一聲
「Mo?」
「妳有喜歡的人嗎?」

韓瑟菲一頓,停下了腳步,而勾著她肩膀的金泰亨也跟著停下來。她專注的看著他。
喜歡的人嗎……?


就站在我眼前呢。


忘了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金泰亨。但是和他從偶像粉絲的關係轉變成朋友的那天,她卻永遠都沒辦法忘懷。
在花樣年華pt.1出來的時候,她去參加了她這一輩子第一次的簽售會。
可是總是沒有好的事情發生在她身上。在簽售會前一天,她親眼見到了自己閨蜜和男友在合租的房裡摟摟抱抱,甚至出言不遜的說出了令她噁心的話語。

她想過不去簽售會的,真的。但無奈好友堅持看到防彈們就會忘記自己的男友是渣男這件事,她沒辦法拗過她,只好去了。
「唉西。妳怎麼這樣子去參加歐巴們的簽售會啊?」在等著排隊上去簽名時,看著好友一臉嫌棄的盯著自己的臉,她不自覺的摸了摸臉頰
「會嗎?我已經化過妝了啊…」
「化過跟化好不一樣啊!看看妳的眼睛腫成這樣,粉也沒有把黑眼圈蓋過,這麼蒼白的臉我看等等他們不被妳嚇死才怪。」
聽著好友奚落的言語她不自覺的苦笑了下,不動著讓她把化妝品拿出來在自己臉上塗塗抹抹。


閉上眼,感受著粉餅在臉上擦過的感覺。一幕幕回憶在她的腦海裡閃過,和他牽手在沙灘上漫步、在柔軟的草地上躺在他腿上、生病難受時依靠在他溫暖的懷裡……
她到底做錯什麼了?
韓瑟菲心裡的酸楚一下子蔓延開來,失戀的陣痛期還沒過,她沒辦法掌握心裡狂跳不已的心痛。


睜開眼,向前走一步,彷彿看見他躺在自己身旁睡眼惺忪的樣子。再向前走一步,看見他肚子餓和自己撒嬌的樣子。再向前一步,她看見他抱著她在她耳邊喃喃的最初的告白,她落下一滴淚。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質的?明明都那麼深愛著對方不是嗎?


「這位阿米怎麼哭了呢?」稍嫌低沉的嗓音在她耳邊盪起,她才意識到她已經到了第一位成員ㅡㅡ金泰亨的面前。她尷尬的抹去眼角的淚,苦澀的笑了笑。
「……沒有。」伸手把專輯推了過去,示意要他簽名,但她卻沒再出聲。
「泰亨啊,我這位朋友她叫韓瑟菲,昨天才剛失戀呢。她的男朋友劈腿了,拜託你幫我好好安慰她吧?」站在前方的好友不顧自己面前鄭號錫的抗議,對著金泰亨說道
金泰亨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韓瑟菲,表情若有所思,在專輯上寫下了一句話。
韓瑟菲尷尬的用手指梳了梳自己的瀏海,咳了一聲


「我ㅡㅡ」
「叫韓瑟菲嗎?」
她正窘的想要解釋時,金泰亨卻打斷了她。「嗯。」
他忽然傾身向她靠近,她聽到後方傳來陣陣粉絲的尖叫聲
「簽售會結束在後臺等我吧?」
她驚訝的抬起頭,對上他明亮的雙眸
「你說什麼ㅡㅡ」
「第一次簽售會有粉絲看到我就哭了,當然要負責啦!」他寵溺的看著她,揉了揉她的髮頂,身後又是一陣尖叫。

韓瑟菲無語的看著他,往前面的鄭號錫走去。在等待鄭號錫簽名時,她轉頭看了下,望見金泰亨露出剛才對她的寵溺笑容,但這時不是對她,是給了跟她一樣,對金泰亨來說都是一樣的阿米。不知怎麼的,她內心泛起一陣酸楚。
啊…好悶啊。


「真的嗎?泰亨跟妳說的?」簽售會結束後,韓瑟菲把剛剛泰亨叫她在後臺等的事情告訴了她的好友,她忍不住驚訝。
韓瑟菲點了點頭,往自己冷冰冰的手上呼氣。白濛濛的霧氣染上雙眼,眼睛變得有些濕潤,她吸了吸鼻子。
「啊…那就是現在了吧?」她歪著頭問道
「大概是吧。」她轉頭望著四周,想等粉絲們走的散了一點再過去,否則引起了騷動就不好了。
「那妳去吧,我晚上還有課呢,先走了!」看著好友曖昧的眼神韓瑟菲不禁無奈的揮了揮手表示再見。


今年冬天,似乎特別冷呢。


看著粉絲們都散的差不多了,她緩緩走向後臺,因為沒有通行證而站在門口等著。
忽然手機傳來振動,她滑開一看,是防彈感謝今天阿米們的貼文及合照。
看著帥氣的金泰亨,她不自覺露出一抹笑。

突然喀的一聲,前往後臺的門被打開了,從裡頭探出來一顆棕色的腦袋。
前方的人看見韓瑟菲後又露出了他剛剛照片上的招牌四方嘴。
「妳在這裡啊。抱歉,遲了些。」
韓瑟菲搖了搖頭,拿起手機在他面前晃了晃,表示理解後,金泰亨又笑了。


兩人走在寒冷的首爾街道上,韓瑟菲感到有些不可
思議。在她身旁的的確是防彈少年團的金泰亨呢。
她安靜的就這樣讓他帶著走著,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們之間……好像只能噓寒問暖吧?

「還很難過嗎?」他忽然開口問向她,腳步沒有停滯,還是持續的往前走,但口氣就像他的步伐一樣輕鬆。
她遲疑了一下搖了搖頭,低頭望著路面。
旁邊街道的小草小花似乎都因為太過寒冷所以有些稀疏,空著的地方顯得特別孤寂。
「瑟菲。」他停下,低沉的嗓音認真的喚了一聲她的名,韓瑟菲的心裡一怔,即使再怎麼沉靜如她,也沒辦法止住他叫她時,心裡那種觸電的感覺。
她抬頭望向他,歪著頭等待他的下一句話
「我不知道怎麼安慰妳,但看到妳掉淚我也很難受,所以不要再傷心。這麼好的妳該有更好的人來愛妳,妳會幸福的。」他抬頭看著天空,這時的天空被陽光照耀的很清澈,即使是在冬天也沒有霧氣,就好像與世隔絕一般。

韓瑟菲沒有回話,這時候的氣氛她不知道該對他說些什麼。很奇怪,他們的關係明明只是粉絲和偶像,他居然會為了這點小事,不顧被粉絲和媒體發現的危險把她約出來,然後這麼溫柔的、這麼細膩的關心著她。
這……到底是什麼關係呢?

「瑟菲啊。」
「我們,當朋友吧。」
由他提出的,她卻嚇了一跳,她像受驚的小兔子一樣眼睛大大的望著他,彷彿金泰亨說的是一句玩笑。
「是真的。」他露出了無奈卻動人心弦的笑,讓原本拒絕的話被堵在了喉嚨,反而順從的點了點頭。


------------------------------------------------------------
金泰亨被嚇到了,第一次有粉絲走到他面前就開始哭。可是從她無神以及蒼白的面容來看,應該不太可能是因為見到他太感動了。
他問了她為什麼哭,卻換來她回過神後尷尬的抹去眼淚以及否定,金泰亨沒有來由的感到心疼。
經過她朋友的說明後才知道原來她是失戀了,他緩緩的在專輯上寫下一句給她的話後,示意要她到後臺等他,並溫柔的、不自覺的揉了揉她的髮頂。

泰亨在後臺細細想著等等和瑟菲相約的事情,難得專注的眼神讓隊友都覺得怪異。
「泰亨哥,怎了?」忙內柾國擦著汗朝他走來
「國啊,你有談過戀愛嗎?」他有點恍神的問了出來卻引發了忙內的一陣笑聲
「哥戀愛了?」他在金泰亨身旁的沙發坐下,笑問
「不是啦!想什麼啊你!算了不跟你講了啦!」他漲紅了臉捶了一下柾國的肩膀後起身離開
「嘖…不是就不是嘛!打人幹嘛呢…」無辜的忙內揉著自己的肩膀邊發著牢騷。

金泰亨複雜混亂的想法在腦袋中盤旋,其實他不知道該對她說些什麼,在處於粉絲及偶像的尷尬點中,說什麼才是適合的?他這樣子……是不是超過了一個偶像對粉絲該有的關心?
種種疑惑及複雜在金泰亨看到韓瑟菲的那瞬間都消失了,她露出的微笑,讓他覺得,自己所顧慮的一切,似乎都不成問題了。

-----------------------------------------------------------

「幹嘛這樣問啊?」韓瑟菲皺了皺眉看著眼前的男孩
「沒有嘛!就……」看著金泰亨扭扭捏捏的樣子,韓瑟菲心裡泛起酸澀的感覺。

「你……有喜歡的人了?」

------------------------------------------------------------
我最近的狀態很適合寫虐文
年初這麼美好的期間被我虐到的很抱歉ㅎㅅㅎ
我想,失戀的我只能把難過的心情轉成與我心情相符的小說了。

_發爛芽的流星
創作者介紹

流星的小宇宙

流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螞蟻
  • 好看~期待下一集~還有希望你別難過...
  • 不會的哈哈謝謝你🌸

    流星 於 2017/01/07 19:45 回覆

  • 小女孩
  • 好喜歡妳的文筆喔♥一直都把人物詮釋很好~
    雖然我現在才看到,可是真的很棒哦!
    還有加油相信你能慢慢地走出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