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消失了很多天。

正文_
----------------------------------------
今天是他們在音樂節目表演的最後一天。


在準備上台前,待機室裡只剩下閔玧其在補妝以及在稍作休息的朴智旻。鏡上映著閔玧其看著手機無奈的笑著,透過鏡子,朴智旻專注的望著閔玧其。最後他起身走到閔玧其身旁坐下
「玧其哥發生什麼事?笑成這樣?」
平常的閔玧其在上台表演前總會變得沉默寡言而且嚴肅,甚至有一種令人不敢接近的氣場,可是他現在卻變得像另外一個人似的。
「沒事,該準備上台了,走吧。」閔玧其放下手機,走出待機室,臉上掛著輕鬆的笑容,朴智旻怔怔的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心裡的不安感油然而升。



【叮咚】



他看了一眼亮起來的手機螢幕,不禁一愣。


【訊息 : <方阿米> - 我沒有生氣。】


他看著閔玧其亮起來的螢幕,那名字讓他的臉漸漸的冷了下來。他拿起手機解了鎖後開始往上滑,手指重覆的做著相同的動作,當他看到一個名詞時,手卻停止了。他一窒,手指關節因為用力的握緊而漸漸泛白。他顫抖著放下閔玧其的手機,雙手摀住臉,卻因為按捺不住心裡的悲傷及驚訝而開始慢慢的流下眼淚。


「智旻,你還好嗎?」
門外響起了金泰亨擔憂的聲音,他努力調整自己的呼吸後,趨近無力的回答
「我沒事......我等等就出去了...」
聽到門外再無動靜,確認泰亨離開後,他虛弱的站起身,整理好自己的服裝又深呼吸了幾口後才走出門。他的目光冷漠如冰,卻無法澆熄他心中對她的愛意。


表演結束後,成員們一同待在待機室裡拍照,朴智旻看了一眼閔玧其後走到了角落,播了通電話。
「喂?」聽到她著急的聲音,心裡一酸
妳……是把我誤認成誰了嗎?



「努那。」
「妳在等玧其哥嗎?」毫無預警的,連自己都沒有準備的問了出來。心裡有些後悔卻仍屏住氣等待她的回答,當她顧左右而言他時,他終於忍無可忍的對她大吼。因為他知道,閔玧其在她心中已經不同了。而他的問題,明知道答案卻還是執著的等待回答,只是希望她能夠再讓他有些希望。
他望著身後變得寂靜的成員們,懊惱的揉了揉自己的頭髮,電話那頭再也沒有聲音,他知道她已經把電話掛斷了,他放下手機,頹喪的坐進沙發,雙手摀住臉,無奈的嘆息著。

「智旻,還好嗎?」南俊的聲音傳入他耳裡,滿是關心。那麼她呢?她會擔心現在的自己嗎?
「哥,我沒事。」他深吸了幾口氣,嘴角無力的勾起一抹笑。南俊沒說話,只是理解似的拍拍他的肩。
朴智旻轉頭便對上一雙熾熱的目光,閔玧其朝他點了點頭後便走到外頭,朴智旻也起身跟著他出去。
「欸!朴智……」在一旁的泰亨本想追上去問清楚,卻被南俊一把拉住。
「別去,讓他們好好談談。」看著門逐漸被關上,金泰亨也只能夠無奈的坐下。




「不打算說些什麼嗎?」閔玧其淡淡的問道,他倚著欄杆,看著沉默不語的朴智旻。他對上他的雙眼,沒有其他的情緒,只是專注的望著他,像要把他看透一般。
「哥早就知道了吧?」朴智旻酸澀的說道。本想裝作沒事的,但顫抖的聲線卻出賣了他。


不可能不激動,不可能不吃醋,更不可能裝作一切都沒發生。曾經和她那麼好的是他,先喜歡她的也是他,可如今要朴智旻承認方阿米喜歡的是閔玧其,他做不到。更何況,在他知道方阿米的狀況後,他更不可能接受這事實,更別說要他放手了。


面對朴智旻的提問,閔玧其只是皺著眉沉默。
「為什麼哥不告訴我?明知道她對我有多重……」
「就是因為你認為她重要所以才隱瞞!」閔玧其低沉的打斷他的話,朴智旻愣愣的看著眼裡有些許不解及怒火的閔玧其
「哥有甚麼資格這樣兇我?當一個最親近的人什麼事都不告訴你,把你獨自一人蒙在鼓裡時,你會覺得好受嗎?」
「她是我最重要的姐姐!你知道當我得知她病情的時候我有多難受嗎?」朴智旻有點近乎失控的對著一直都很冷靜的閔玧其大吼。閔玧其只是冷冷的看著他,等到他稍微冷靜之後才緩緩開口
「那方阿米呢?」
「你有想過為什麼方阿米不願意告訴你嗎?」這犀利的一問讓前方的朴智旻一愣。
「別總是站在自己角度想,智旻。你這樣做,難受的不止你一個。」看著自己疼愛的弟弟,閔玧其最終還是選擇了放低姿態,他拍了拍智旻的肩頭後就離開了。


朴智旻呆了一會後才突然抬頭望著皎潔的明月,低頭嘆了一口氣。
這個夜晚,就與一年前的沒什麼不同呢。


一年前,防彈漸漸的變得大勢,當自己的努力終於被別人看見時,無法避免的閒言閒語也隨之而來。總想著在粉絲們面前,在自己的心裡要把這些傷人的話語轉變成向前的動力,但謠言、批評、指責卻猶如海嘯般朝他們席捲而來,幾乎要把他淹沒。

為了逃避那令人窒息的壓迫感,這天,朴智旻來到了漢江邊。手中滑著惡意評論,他的心就像被百隻刀刃割傷般,殘破不堪。他累了,他真的累了。或許這些過程都是必經之路,但看著那些猶如飛刀般犀利的語句,他就不自覺的感到疼痛,感到無力。
「如果消失了,該有多好?」他沮喪的對著明月喃喃自語道。
「不會比較好喔!」突如其來的回答嚇到了朴智旻,他轉頭一看,在他的後方有個黑長髮,身穿米色毛衣和白長裙的女子朝他走來。她也靠著欄杆望向月亮。即便現在是最寒冷的冬天,她臉上的笑容卻毫不畏寒的掛著。
「妳……」朴智旻沒有想到自己的自言自語會被陌生人給聽到,他尷尬的往後退了一步。
「抱歉,我不是故意偷聽的,但你看起來不太好,需要聊聊嗎?」她淡然卻不失真摯的表情讓朴智旻不禁一愣,立即垂下眼簾苦笑了下,為自己的想法感到莫名其妙。


因為……他突然很想講……把這些都講給她聽。


「不需要感到負擔。過了今天我就會把你所有說的都忘掉。我想,你只是需要一個傾聽的人,而我剛好就在這裡。」就像是懂了他的顧慮一般,她只是安靜的望著他,但這句話卻深深的烙印在他的腦海裡。他再度望向月亮,嘆了一口氣
「我選擇了我想走的路,但路上卻有太多的荊棘,讓我一路走來背負了太多的傷疤。」
「我很無力,可能……真的是我不夠好吧。」他苦笑了下,卻一點笑意也沒有。
那女子沉默的看著他,突然,她緩緩的握住了朴智旻的手,把自己手上未開的熱飲遞給他。朴智旻怔怔的看著手上的飲料後又抬頭看看她。她掛著淡淡的微笑鬆開了他的手
「這是我調的咖啡,卡布奇諾雙奶泡加可可粉。喝點甜的,心情會好點吧?」他喉嚨一哽,沉默不語的低頭看著。



「畢竟是自己所選擇的路啊,總會有許多和自己想的不一樣的過程。在這之中,傷害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能想起自己是誰。」她真摯的回答。
「自己是誰嗎……?」他喃喃自語道,她轉身面對他
「是的。要記得自己是誰,為什麼選擇走這條路,為什麼而活,這才是最重要的。」
「在這世界上,人並不是為了活著而活,總會找到自己存在的理由的。」聞言,朴智旻抬頭望向她,在她清澈的雙眸中,他感覺到了堅定和相信。
「所以,妳相信我能夠做好嗎?」女子頓了頓卻沒有遲疑太久
「我相信。」


朴智旻緊緊握住那杯咖啡,吸了吸鼻子後,綻開了笑容。
「謝謝妳。」她看他笑了,也勾起了嘴角
「我叫方阿米,如果以後又找不到自己存在的理由時,就來找我吧。」
「我會幫你找到的。」朴智旻感動的點點頭,露出了真誠的微笑。


謝謝妳,真的謝謝。在如此寒冷的冬天,卻有如此溫暖的一個人能夠聽著自己的沮喪卻仍然毫不遲疑的相信自己,因為此刻的他,最需要的,就是肯定和相信了啊。

他望著月亮,看著身旁的她,不禁堅定了自己的內心。


在我那麼脆弱的時候,謝謝妳,義無反顧的選擇相信著我。

---------------------------------------

我寫完這篇我都想把男主換成旻旻了(捂臉

說真的,當自己被身邊的人否定,沒有一個人相信你肯定你的時候,若是有一個人能夠像明月般照耀著你,給與你所需要的支持與鼓勵及毫不遲疑的相信你的話,真的會很感動的吧。
希望我這篇文內說的,不止是對小說裡男主角所說的,而是對每個需要相信、並且需要支持鼓勵的人說的。

【 在這世界上,人並不是為了活著而活,總會找到自己存在的理由的。】

                                     _獻給在此刻非常迷惘的你。
創作者介紹

流星的小宇宙

流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盆友
  • 歡迎回來~
    我也希望直接是我們雞阿ˊˇˋ
    ((私心偏向雞米💖
  • 哈哈哈
    私心糖雞的處於拉鋸戰💕

    流星 於 2016/12/22 12:26 回覆

  • R
  • 看了後面這段心開始偏雞了哈哈,95賴前面有點小暖啊~關心著雞的泰亨好棒😍
  • 故意發95哈哈
    95真的很有愛💕

    流星 於 2016/12/22 12:2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